2013年1月4日

日記、20130104

今天早餐煮即食意粉時竟然失敗了!看來是我加水太多吧..
從I-PAD的顯示屏凝望著你仍在甜睡的樣子,不知道昨天晚上你是怎樣過呢?
昨晚我寫下的日記,文章間流露出的感情從記憶中浮現.我像在大海中遇溺的人一樣,只可以抓緊這個水泡.
“你每天都說有什麼事想做,我覺得你就像宗教一樣在催促我.”
“我就是這樣的一個天邪鬼”
每次我都將自己的溫柔強推在你身上,希望你會感覺幸福.
原來這種想法是錯的.溫柔永遠是可以殺死一個人.
之前我也翻譯了岩崎夏海先生的文章-日本人用善意將他人殺死.
雖然意思上有不相同.
從小時侯開始不是有一些父母會強迫子女學懂琴棋書畫,中西外語嗎?
小孩子從心中感到有趣的事物就可能因為這樣而被硬生生的淹沒吧.

路上一邊拿出英文筆記溫習一邊走路上班,寒風凜冽,臉頰都被打得紅痛了.
今天所讀的單字片語不知為何總是進不了腦袋,就像向主人申訴自己現在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吧一樣.
在西鐵回公司的路程時細閱荷蘭小說,再一次告訴你.
女主角卡門因為一次的誤診,拖慢了醫治乳癌的機會,現在不得不己要將一片的乳房除切除;
男主角是史丹一個有孤獨恐恇懼症的人,他說自己很難抵抗寂寞.從前也因為出軌而差點跟老婆卡門反面.作為他的老公在她進行化療期間,既陪伴卡門面對每一次的化寮.可是另一邊廂卻跟老友們去邁阿密泡妹子,走夜店,差點連結婚介指都丟失.
卡門也為了老公會否介意自己缺少了一邊乳房而擔心,也痛心自己可能無法守護女兒的成長.她把自己一把閃亮的長髮剃光,帶上假髮.
他在懊惱,怨恨著.為什麼這個可惡的病一定要降臨到自己的世界上?夫妻兩人有自己的事業,有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大家都正值旺年30多歲.自己到底是真的深愛卡門,還是出於同情而付出時間和精力?婚禮上的不論生老病死的不願分離的誓言有多重的價值?這本書一直就從老公的角度去看現時他處身的世界.

書本還真是一個絕妙的工具,它可以將你帶到不同的世界,從各種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有了書本,才有現在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