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日

20130101

     2013年的第一篇日記。

     拿著新買的nex-f3的我由深水埗出發散步到尖沙咀,沿途到了許多間書店也無法找到nex的書籍。死了心的我只用手上的相機將沿路經過的景色一頁又一頁地烙印在記憶卡上。這台相機跟陪伴已久、教導我用其他角度觀看世界、停下來細心欣賞的GRD4不一樣。響亮的快門聲、實實在在的光亮色調。如果說GRD4是一個詩人,那nex就一定是擁有敏銳觸覺的獵人了。
     坐上渡海小輪、注視旁邊的老伯為一同旅遊的家人拍下紀念照;那邊廂又有做父親的在教導母親該如何用單反相機來拍攝自己的女兒。不知我小時侯也會不會經歷過這一種時光呢?感受清涼的海風,慢條斯理地設定好腳架和相機,被雙親緊緊地抱著拍照;之後期待著從沖印店沖曬出來的照片。
     本來今天想一起加入遊行,但到了港島區的時侯都己經兩點多了。於是只決定在金鐘散步的我,看到公民廣場的橋上被警察用鐵馬重重分開,他們正在談笑聊天,不知道說著什麼呢。這附近可以是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的工作地點呢!這刻的金鐘走廊不再寧靜,而是聚集了不少身在異鄉工作的菲律賓人,藉著今天一月一日跟同鄉好好聊天一番。不會注意路人的眼光、睡在墊了布的地上。我對此感到不可思議;為何她們雖然遠離他鄉,卻仍可保持著如此燦爛的笑容呢?腦海浮起這個疑問的我將感受傳到食指,然後它就用快門來回應我。
     到了公民廣場,旁邊坐著一位小男孩,他跟隨爺爺和爸爸來到這兒。我給了他糖果,他戰戰慄慄地接過,然後微笑著說好吃。這個五歲的小孩將來就是我們香港未來的主人翁嗎?我們要守護這一班孩子!借等著遊行隊伍來到公文廣場的時間,我讀完了質數的孤獨;結局有點吊人胃口呢!最後男女主角都不能相愛,大家各走各路。
     遊行隊伍來了。聽著一場一場的演講,我一邊走來走去按著快門;到底我們現在的香港發生了甚麼事?我們吶喊著、咆哮著。希望在灣仔、長江中心的兄弟會平安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