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9日

[翻訳の試し]おいしいといってくれる人のために

昨晚我無聊地逛惠比壽啤酒的網站時,無意中看到一篇採訪;我看到還滿有趣的所以試著將它翻譯成中文(一邊飲著朝日啤酒),所以文法可能會有點不對呢。



A=採訪者

B=宮部清敏先生



為了那些會感到美味的人 北海道生產部 宮部清敏



       接受客人的反應。








A:宮部先生,請問你已經跟惠比壽啤酒共事了多久呢?
B:我在工場裡已經做了17年惠比壽啤酒了,現時剛進了開發部不夠3年,合共20年左右吧

A:經驗豐富的老師父呢。關於惠比壽啤酒最令你感到開心的是甚麼呢?
B:過程中會令我感到高興的有幾件事吧。現在應該是進行スタウト クリーミートップ的開發計劃吧。在網絡上找尋客人的意見看到”還是很美味呢!”的留言時,就會覺得十分開心。

A:我也很喜歡呢,也被它那觸到口唇後的柔軟口感和穩平的味道所感動了。
B:謝謝.看到這樣的意見我感到很高興呢.某天我很想到看到客人飲了我們的啤酒”會有著怎樣的表情”,”怎樣的感覺“,就走到有放置我們啤酒的店舖去了。

A:真是令人感到緊張呢。
B:有時侯會見到有兩位年青人來到飲著我們的啤酒,然後偶然地坐到我旁邊。然後聽到”這個真是不錯呢”的意見,我就感到很高興呢。

A:這就是作為製造者最高興的時刻呢!

    更花時間的工序。



A:那麼,我想請教一下關於惠比壽啤酒熟成發酵的特徵.作為一個熟練的製作者的你,請告訴我們有什麼地方是需要注意的呢?
B:溫度控制是十分重要的.熟成大致上會分為兩部份.1是發酵後將啤酒保持在高溫狀態下熟成.另一個是將啤酒放在0度以下冷藏後熟成.我們需要注意這兩個組合一定要良好地進行.

A:這2個步驟組合後,就會出現多1.5倍的酵母呢。
B:正是如此.此外,啤酒在長時期熟成的情況下會產生酵母.所以,就要保持著因此生產出來的酵母不會對啤酒做成壞影響,將沉積著的酵母除去就變成十分重要的事。

A:請問這個頻度大概有多少呢?
B:在熟成的時侯,啤酒就會混著大量的酵母。因為每當有酵母沉積在底的時我們就會處理,所以酵母的數量會愈來愈少;到最後就每隔一段時間再去清理。

A:除了熟成後,還有其他工序是會較花時間呢?
B:過濾。雖然這是一個將熟成後的啤酒變得透明的一個工序,但對惠比壽啤酒來說是十分花工夫呢。那些用來過濾的小孔很快就會被塞住呢。

A:這就是說,它跟其他的啤酒是一樣的嗎?
B:其他的啤酒大多數在這個工序都變得平滑。但由於它的成份中酵母的含有量特別多,它們都會漂浮在熟成的啤酒上,所以相當花工夫。

A:所以要將啤酒變得透明也是相當的花工夫呢。


 因惠比壽而愛上了啤酒

A:請問惠比壽有著“想給這一種人飲!“的希望嗎?
B:雖然我希望所有人都會飲它,但如果出現了因惠比壽而愛上了啤酒的人,我會感到很高與。

A:請問你有遇過這一類人嗎?
B:有。這是在我入職前的的事,為了跟我飲一杯的大學朋友買的啤酒就是樽裝惠比壽啤酒。他知道我會進入サッポロ−ビール所以特別為我準備的呢,然後飲著惠比壽啤酒時友人就說著“啊,這支啤酒還不錯呢“。後來看到在他寄給我的信件中寫著“那次之後我就開始飲著它呢“,我感到很開心。

A: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呢。這些啤酒都是自已親手做。。
B:是。我有幸自已能製造惠比壽啤酒。

A:那麼請在最後向我們推介一個飲惠比壽啤酒的好方法。
B:不加送酒菜就順著勢飲著。因為做著惠比壽啤酒的我們是想大家可以品嘗到ebisu啤酒最純正的味道。

A:並不是跟那一種食物較好?
B:我們並不靠著食物等等的外部力量,而向是像直線球一樣正面決勝負。

A:原來如此,今夜我應該會沒有送酒菜地飲著惠比壽啤酒呢。謝謝你。


 *

看完這篇採訪後,我也想飲惠比壽啤酒了。在阿信屋可以找到,但味道只有一款喇(好像是金色罐的)。最令我有感觸的應該是宮部先生對惠比壽啤酒的熱情(儘管那可能只是因為官方的關係),但香港人就連做這種工夫的心情和動力也完全沒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