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4日

My Memory 001

漢寶神偷是偷什麼東西?

原來還是小孩子的我在那時侯,是不懂得如何回答。媽媽在我在身旁露出微笑,數著小時侯的我做過的各種蠢事。她說那時的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因為我們小時侯很少到外邊吃飯,祖母每天都會為我們準備晚餐。我也隱約記起祖母會帶到我沙田逛街,坐在沙田大會堂門口吃著壽司,一生中最美味的壽司。但現在我不會坐在街上吃東西,祖母也不會再跟我來買壽司,她的晚餐也不會再出現,因為祖母已經走了。現在我連對她的聲音,笑容也開始變得搖晃不定,隨時也會從我手上溜走似的。我只可以看著已經發黃的照片,努力地回想。

今天跟母親一起在大澳散步,不知為何那時的我無法按下快門;在準備按下的一剎那就忽然閃過上次自已一人在這兒散心的心情。但今次我旁邊有一位掛著慈祥笑容的母親,邊走邊傾訴著從前的往事。被轉變為化石的回憶,再一次被我找到了。為什麼我在自已一人獨自走著時,總是找不到這些閃閃發光的小化石呢?從相機顯示屏中映照出來的只是一張又一張既陌生又冰冷的影像。

我想現在的我已經變成一隻流浪犬,到處嗅著回憶的味道,尋找著填滿自已心靈的它吧。母親就像只能馴服著我那流浪之心的唯一一人,在公車在靠在她身邊睡著,搖晃的公車中夢想自已一邊追尋不知存在與否,幻影般的畫面。

這可能就跟森山大道先生所說的一樣。

“人們各自持有回憶,也都懷抱著過去,雖然程度與性格不同,但是人都帶著過去而活著。
  有人不願回顧過去,但反而被過去牽著走。
  有人太在乎過去 ,反而難以看到過去。“


有多少的回憶是屬於我?不是我自已空想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