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7日

台灣遊記。2012




這一次的遊記很亂,我的思緒不停地在回憶中亂奔,腦海就閃著過去,現在,未來和幻想的走馬燈。這真是一種奇妙的感覺,以前的在台灣出差的自已明明是恨不得想盡早離開,但今次旅行後我卻對她產生了一種不捨之情。我甚至變得有點愛上她了。




















坐著好友的車走著桃園的山、街道小巷,所有的景色既是那麼懷念,卻又這樣的新鮮。為什麼呢?跟著他步伐的不是什麼觀光熱點,應該說不是觀光客會去的地方比較合適吧。小烏來、風動石、天空步道,吃著原住民風味的山邊小菜,跟著店內的小女孩聊天,認識了各種山上的事情。




















逛著基隆夜市,廟口兩旁有各式各樣的小攤賣著天婦羅、冰冰、麻油雞、豬血糕這些在香港絕對吃不了的味道。在夜市中的人們不會計較自已穿的是名牌西裝、高級手袋或是500塊兩件的汗衣。大家都只會盡情地享受著夜市的氣氛,手機信息不再是我們主要的溝通工具,我們會注意到店長的眼神、行人的腳步、說出自已對夜市料理的喜愛之情。此時心中泛起的,是一陣陣溫暖的微風。




















大溪,是一個出名製作豆干的地方。
在手信店,店員不會取笑來賣豆干的客人,而是細心地解釋各種口味的豆干。用滷水浸著溫著的豆干飄逸的不只是香味,更是人情味。當然,賺錢也是他們的最大目標,但看著店員對試吃自家豆干的日本顧客,單單因為他說了一句“美味い!” ,自已又懂得回應一句”ありがとう!”而感到高與。
這時的我,微笑了。聽朋友說,以前的豆干不是用這種小袋來包裝,因為口味愈來愈多,但分量太大的話又很難吃光,所以就出現了這種30元的包裝。
它們一直會強調著“古早味“。聽說以前的台灣人家內很窮,沒有法子得到高級的食材,所以便創造出各種既便宜又美味的料理同豆干、豆花、等等。坐著台鐵從基隆回到台北時,友人說過大家都會想追尋以前的味道,一種味道假使你吃了10年20年,有一天忽然從你面前消失,你也想再多試一遍吧?它已經成了你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若果,吃著這種味道長大的你長大出國後學成歸來,但你吃過其他地方的相同料理,也找不回這個味道的時侯,你就會想回到故鄉吧?
(這些都是我在台鐵時看到一個台鐵便當的宣傳看板,然後好奇問著才知道的。)





























最後一天的下午我到了一個為“羊世界“的農場,這個地方應該不會有旅客想去吧,但我卻偏偏感謝友人帶我到此地。對,這是一個我不曾知道的台灣,有拿著青草餵小羊的孩子、有嬉水的孩子,也有對兔子充滿好奇心的孩子。這天原來我友人的2個小孩就讀的學校舉辦了親子烤肉營,看見他的兩個孩子興高彩烈地拉著人力小車,餵著羊群。不知道在這個年紀時的我在做著什麼?拿著電玩手掣跟程式博鬥著吧?






































一路上遇上了很多友善的人,雖然你們可能會聽不到,但我也想謝謝你們。
*當我們不知所惜時,替我們帶路到酒店的車長先生和攤檔的歐巴桑。
*在永康牛肉麵津津有味用餐時,對我們的廣東話對話深感好奇的夫婦。
*排隊等買飲料時,對我報以微笑的母女。
*誤會了我是韓國人的日本夫婦和票務員。
*不時望著我手持著的“東京日和“,之後對我搭話的攝影大叔。
*當然是少不了你喇,我的好朋友。
這些就是旅行的意義吧!異國交流,交流著大家的想法。




























現在時早上的8點多。我在機場上漫無目地的逛著,一邊拍照一邊回想以前在機場上的感受、心情和回憶。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想不起來?一邊為此焦急的我一邊用雙眼和快門去尋找答案。回到侯機閘,我看到的是一班以前一起工作的同事,他們在中秋節過去要回到台灣工作,現在我們是坐同一班的飛機。一張又一張的幻燈片在我腦海中放映著。
拿著板手的我。
爭吵著程式和機械問題的那刻。
飲大杯酒,吃大塊肉的下班後。
現在的我身處在那?我在做著什麼?我一人掉進了回憶的黑洞,身邊的朋友都被我忘記了。




















今天,我回到中壢了。垃圾車經過的音樂,這兒獨有的人山人海。感受著所有所有的我,坐上了友人開駛的回憶列車,走過從前的道路。上下班的道路,吃過的早餐店,走過的路。每駛一站,我的回憶又被勾起了一點。現在我若不用墨水將回憶刻在紙上,不用快門將那時那刻凍結,我想我我必定會又再忘記吧。
“這是我特意為你而設的路線,讓你可懷念懷念!哈哈。“






















九份已經是我第2次去了。
上次應該是差不多一年前吧。走在同樣的街道上,指尖跟腦袋就是連不上,無法再凍結此時的情景。吃著上次並不試到的魚海套餐,走著上次未走完的道路,此時我心中的缺口就像被填補一樣,再次回復機能。兩人拿著傻瓜機到處拍的回憶、看著男扮女裝的老板的搞笑戲、QQ芋圓的口感、煩惱著買甚麼現具回家給小孩的友人。將我拉由記憶拉回現實的就是今天的你的戲言,說前兩日推開沙發時發現一大堆玩具。







































坐火車到最後的一站菁桐,一路上有古老大街,從菁桐車站的路旁慢慢地走向平溪車站,公路上有往來的機車,他們停下來希望我能幫他們拍照;也有背著三腳架,汗流浹背的相機發燒友問還有多遠才到我們的起點。沿路有寧靜的河流,農田,晴朗的太陽,清新的空氣。
這兒也有不少來自香港的同鄉呢。但很奇怪這個時侯大家都不會互相問侯,為何呢?
走累了,就到旁邊的小店吃個富有地道的小菜!對,這種味道就是我最愛的。
不過我們把放在平溪用作導覽的電腦弄到當機了(笑)






















我們走進了日據時期興建的隧道,意想不到的是裡面竟然是冷氣開放的。踏進小路軌上,想像當時的人是如何渡過這條隧道,到後來因為它需求過大而另外多建一條。隧道的另一頭是通往那兒?只見漆黑的隧道和金閃陽光的出口。走到盡頭,燦爛的日光又再次映進眼廉,植物、昆虫不論春夏秋冬都是浴在這片暖洋咩的陽光下吧。























這兒是蔣中正的別墅。問起旁邊的友人關於台灣人對蔣中正的看法,聽說是一半一半吧。蔣中正要在台灣造基建,將原住民趕到山上,但台灣老一代跟隨著他的士兵就當然喜歡他啦,但現在台灣的青年人好像對蔣中正愈來愈不感興趣,連他是誰也不認識的年青人也大有人在呢,當兵期也由最初的3年變成2年,一直一直慢慢縮減。我好奇地追問,假如大陸攻打過來怎麼辨?他也苦笑著應該不會吧,如果戰爭的話必定會互相攻擊對方的基建喔,到最後又要花時間金錢重新建造,倒不如和和平平的好了。








花了60塊台幣作為天空行道的門票,底下是玻璃,你可以望到瀑布下的風景,這個地方應該有點像美國的大峽谷吧?不過這兒搖搖晃晃的,我實在有點害怕呢。不過我在這個位置就可以近距離地看到那塊風動石;據說它只有一平方多的面積是與地面接觸呢。
肚子餓了,就走進原住民餐廳,吃著青菜,烤肉和鮮荀。餐館內的小女生告訴我們這些烤肉是加了一種為“馬告“的香料,有著檸檬的香氣,辣辣的味道。她一眼就認出我是香港人了,她解釋原來她姐姐早早就跟人嫁到香港,所以知道我們說的是廣東話。

**
後記。

我已經有3次被人家認為我是韓國人了。
在我房間的旁邊住了一對日本人夫婦,她用英語向我們打招呼,問你們韓語的“早晨“是怎樣說。我也只好說我是香港人嘛。在台鐵買車票時也是這樣呢。友人幫我買票時,旁邊的志工說“我不會說韓文,你可以幫我翻譯給你的朋友們該如何買票呢?“。

不知道你會用甚麼方法去收集自已的記憶呢?我那喜歡潛水的友人就會收集海灘上的沙子,然後珍而重之地放進玻璃瓶,貼上日期,地點。從他小心翼翼地拿出小瓶子,如數家珍地說著每一個瓶子所裝著的回憶,在菲律賓,在台東,在墾丁,他的臉上浮起了幸福的笑容。這就是你休存自已的回憶的方法吧!
我很喜歡這種方式。

謝謝你,我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