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8日

散步拍照。星期五的深水埗


小弟我已經連續重感冒了好幾天,我心中掛著一絲希望因為鬼佬涼茶能治感冒,在舊同事聚會中大飲了3大支(我酒量不是太好啦),在第二天醒起時除了頭痛就是頭痛,連廁所也被一陣濃烈的鬼佬涼茶所濃蓋著。很想請病假我的正想拿起自已的手機尋找上司的號碼時,oh my god!!我今個月已經病過一次了!!再病就沒有人工了!!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雖然我不太喜歡國歌,但那一刻我的腦海只閃過這句歌詞。

捱了一天又一天,終於等到星期五。這天公司有日本人過來(好像是為了替工場作評估,提出改善措施似的),雖然事後的確有一些建議的確是無理取鬧,但也有不少意見是值得參考的,例如:
  1. 電箱螺絲未有收緊(要求負責公司將所有螺絲全部檢查);
  2. 標示庫存的指示牌要用硬身紙不要隨風飄,給人一個鬆散的形象;
  3. 工場要一塵不染(雖然這樣有點誇張,但任何人都想在一個乾淨的環境下工作吧?);
  4. 所有電箱的電路圖,接地阻抗等等的數值;
  5. 所以工具必須要整齊放好
等等。 但同事們也是一味說日本人雞蛋挑骨頭, 這也是為什麼香港人做工程大不如日本人吧。我們不願意做的事情,他們做到了。下班前以身體不適為理由拒絕了上司的飲酒會的我,一路坐車時前思後想(實際上只有5分鐘,睡了),到底自已有沒有做錯?對於自已不想做的事情說不又是否錯了?

話題扯得太遠了,今趟的旅行-散步拍照。星期五的深水埗。
每一次從走出家門開始,就是人生的一趟新的旅行。



















歸家途中拍下的老婦人。她若有所思地望向被微微街燈照亮的街道,路人,餐廳,街道上的事物都只會像走馬燈般在腦海閃過,從車窗反映過來的老婦人卻將望著車廂內的我們一樣。
然而,我們都不會記住,亦不想記住這一刻。 可是記憶就是這樣奇妙的東西,你可能會在某事某時突然被微小的東西勾起某刻,然後心中已經枯乾的淚池又會被注滿新的淚水,懷念的心情又再浮起。


 


































下車後我也稍稍繞了遠路到北河街,走進賣著各式各樣日常用品的小店。
此時此刻已經7時多了,但香港仍然燈光鼎盛,好像現在才是一天的開始似的。



















































從北河街轉入福榮街沿著光線走去,映進眼簾的是琳朗滿目的食店。




















一路散步拍照的我從來沒有回頭望過自已走過的路呢。原來我背後也有不同的街道。




















對於一個24歲的男生來說,不知道未來該如何走應該已是很嚴重的問題吧。
同期畢業的朋友有一邊工作一邊上大學的,有出國進修的。
大家都找到人生方向,我卻就像原地踏步一樣。不,應該是在後退。
我手中的未來到底會是什麼?




















這就是那把將我心靈緊緊閉著的鎖嗎?鑰匙在何方?
你們是怎樣找到自已的鑰匙?




















我發現了時光通道!道通的另一邊會不是一個完美的世界,那兒沒有戰爭,沒有煩惱?

***


RICHO GR DIGITAL4

ISO 3200
f6.3
1/5
Hi-Contrast  B & W(Contrast: max,Sharpness:9,Vignetting: Weak)


2012/09/28 19: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