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日

等待







寧靜的晚上被汽車的引掣聲,街燈的耀眼光芒,人們此起彼落的咆哮聲,液晶螢幕響起的叮叮噹噹變得不再寧靜。
這幾天的晚上,拖著疲累身體的人們在等待的是什麼?


親人?回家後想輕抱正忙著跟不真實的朋友打交道的孩子,卻被他們說自已阻住了他;
愛人?一起去看看電影,吃個晚餐,但其間大家都只是注視著自已的掌上小精靈,它發出的一聲叮噹比愛人的細語更需要立即發出反應;
朋友?一起抱怨著工作上遇到的不快,飲飲酒,吃花生,但掌上小精靈也不能不理會,也不會忘記打卡。
工作?公司發生了緊急事故,但又不能報銷的士費,百不般萬不願地穿回西裝等待。


每天都被生活追趕著,就像一隻被蒙了眼的瘋馬一樣向前沖。
蒙著眼的布塊被除下時,卻又說著太累不想回頭。
然後又再被蒙著眼,被叫做生活的馬鞭打得傷痕累累。


或者…


政府?等待一個不會體恤自已的組織,任意搶奪自已的成果,玩弄自已的孩子,朋友?